Swk

部落格外的集散地。
常用的名字跟這裡不一樣喔

水中

泡沫咕嘟咕嘟地漫過眼前,曾經睜不開的眼,此時饒富興味地看向串串氣泡,即生,即滅。 這是他培養的小嗜好,夾雜在冥想與磨利獠牙之間。猜測哪顆透明的空氣珠會升到高過視線,嘗試控制它們的起起落落。

[ 偶爾也能成功喔。]他對少女這麼說。是修煉的方法之一,向有些疑惑的她半認真地解釋,透明的水色中,更為透明的泡沫,能夠讓他專注。

但其實,更多是因為無聊。
他最終承認。

水通常是幽深的墨藍。

在他耗盡力量出逃後,再睜開眼,總是這片顏色。他沒有向一臉擔心的少女說出口,比起透明,更多時候是黑暗中,偶爾閃現的隱隱光環。

剛開始,那唯一被允許張開的眼會跟著亮起,直到第二百七十次後,眼底只餘無波的靛色。

更之後,他也不再計算自己是第幾次醒來。

他的一部分,忠實地向他轉述他看不到的日子。

一開始怯生生的女孩,逐漸舒展的眉頭,沒有被他漏看。 藏不住的溫度,從她濕潤的大眼中帶來灼痛。他沒有責怪,畢竟從實驗室存活下來的,是他們和他。他只是想知道,那個跟她有著差不多眼神的少年,被他壓進水裡時,會是怎樣的表情。

他想要在那雙棕色眼睛逐漸因不曾存在的水壓黯淡時,輕聲在他耳邊吐出”這就是你帶給我的日子。”

他勾起薄薄的唇,久違地感受到心臟鼓動。

於是他安靜地等待著,在屬於他的水中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Sw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