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k

部落格外的集散地。
常用的名字跟這裡不一樣喔
七夕快樂!
如果有興趣找我,請到:http://slashtw.space/home.php?mod=space&uid=5082&do=thread&view=me&from=space

說說

之後大概不會把文章發到這裡了,但還是會刷&評論。愛T2的大家太過可愛。

文章會更新在《在水裡寫字》論壇、噗浪跟自家部落格,用最後一篇發布的篇名去找就能看到我。

煞有其事地發一篇,是因為很捨不得這裡。但是終歸一日所有虛擬都會被迫連上現實,我還是想留點神秘感(?)

謝謝Lofter。
謝謝曾經留下評論、喜歡跟推薦的各位。

【家教|六道骸】驚喜

玫瑰花狀的淺褐色奶油環繞,碩大鮮紅的草莓和灑上糖霜的藍莓點綴其中,濃稠香甜的巧克力醬從上而下鋪滿整個蛋糕,迷人的香氣逗引味蕾──如果不論正中央血淋淋插著的三叉戟的話。

六道骸,剛過二十五歲,覺得快要因高血壓而中風。

操控巨型巧克力蛋糕飛在半空中的弗蘭,笑得天真。

「師傅是被Me的創意嚇到了嗎?」自說自話的少年,滿臉得意。他抓起沾滿鮮奶油的武器,刺穿鮮綠色的青蛙臉。

「啊!」跟他一起慘叫的還有犬,叫聲中充滿惋惜。很好,找到共犯了。柿種伸手接住差點砸落的蛋糕,眼神中有隱藏不了的失落。連你也是嗎!他壓下鼓鼓跳動的青筋,檢討起自己是否太縱容他們。今天凌晨回到飯店,中午才醒來的他,草草洗過澡就出...

[青手] Touch

 「抱歉,青八木,可以麻煩你一下嗎?」抬頭看見閉著一隻眼的手嶋,帶著抱歉的笑。他點點頭,接過淺綠塑膠瓶。今天沙塵飛揚,加上騎行的風速,他剛剛也點過藥水舒緩乾澀。「本來想自己點的,但怎麼都點不進去,麻煩你了。」緊閉的眼角有點液體,是嘗試失敗的痕跡,手嶋邊自嘲真是笨手笨腳,邊配合他微微蹲下。

  閉著的眼睛現在睜大,揉搓過的眼角泛紅,薄薄水光覆蓋眼球。另隻闔上的眼,因為緊張略微顫動,他第一次注意到手嶋的睫毛展開的形狀很好看。見過不少次在他們的計畫成功時,他瞇起單眼的自信表情,聰明的,冷靜的,手嶋純太。但他從未如此近距離注視他的可靠夥伴。毛巾未擦去的水滴凝在額角,在曬得黝黑的皮膚上閃閃發光,眉毛此...

[青手] 誕生日

        將手上抱著的袋子放下,青八木一甩甩痠疼的手臂,從口袋掏出鑰匙。

  鼓脹的紙袋裡,是各式各樣美術用具。今天剛到學校的畫室,笑嘻嘻的直屬學長就塞給他一個空紙袋,在露出困惑表情的他面前,如同變魔術般掏出一支水彩筆,是他之前借來試用過,覺得順手但價位稍高的用具。

  「生日快樂,青八木。」把水彩筆放進袋內,學長笑容滿面。這只是開始。接下來的整個早晨,和他交情不錯的學長姐和同學,明明是不用到校的假日,卻相繼以各種理由經過畫室,在袋子裡放下些小東西。新款的水彩顏料、方便攜帶的速寫板、聽說很好用的軟橡皮等等,都是他慣...

[青手] Last but not least

他期待了一整天。

從早上就持續沸騰的情緒,因為每次遞來的眼神越發熱燙,但對方卻像刻意避開般,一接觸就閃躲視線。雖然奇怪,過度亢奮的情緒沒有讓他細想,畢竟,這是他們第一個情人節,而他清楚知道,看似充滿餘裕的他,其實不擅長面對這種時刻。

想著夕陽下通紅的耳朵,他彎起嘴角。

直到最後一堂課的下課鐘響起,他才驚覺今天完全沒跟對方說到話。默默收好義理巧克力(本命的告白都好好地拒絕了),抬頭卻發現原本應該一起回家的人,已不在位子上。

燒開的熱水瞬間被倒入大量冰塊,幾乎凍結。

其實這個日子應該是女孩子要送禮吧,他邊聽著心裡冰塊喀哩喀哩撞擊的聲音,邊認真思考起來。都是男生的話,只期待純太送也不應該,...

[青手] 日日

[ 你每天早上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?]
大概是腦筋急轉彎吧,眼前墨黑的眼瞳,閃爍惡作劇時獨有的光芒。

他想了想,湊上前去,兩人距離一瞬拉近,能感受到對方因意料外發展而有些急促的呼吸。

閉起眼,鼻尖磨蹭過對方冰涼的鼻,尋著吐息,找到略張的嘴。剛擦過護唇膏的唇瓣滑潤熱燙,不像剛起床時總帶有整夜寒氣浸透的冷。他多吻了好幾口,直到反應過來的對方停下。

看著挑起眉的他,他好意提醒。
[純太也會偷親我。]
指證歷歷,今早他就是在親吻中醒來的。
對方發出懊惱的[啊!]邊不甘心地比出[你好樣的]的手勢。但他繼續說著那個吻後的晨間活動,引發慘叫跟試圖滅口的抱枕攻擊。

兩人扭打一陣,喘吁吁地滾下沙發。發問的他被滿眼...

Trick

神父最近很煩惱。

每天打開教堂大門,迎接他的是滿地樹葉。再三確認關上的窗,總會敞開離門最遠的一扇。他只能小心翼翼地不踩碎落葉,走到最底端闔上,途中還要彎腰撿起因風掉落的蠟燭。打掃完環境,翻開祭壇上的聖經,夾在書頁間標示講道進度的紙片總被移動位置到啟示錄第二十章。舉行彌撒的過程雖然平靜無事,但結束後總有教友抱怨老鼠猖獗,毛茸茸的東西竄過腳邊。夜晚吹熄蠟燭,窩在床上半夢半醒的他,常被輕敲窗戶的聲音弄醒,張開眼,卻只見灑進房內的柔白月光,緊閉的窗外空無一人。

說起來都不是什麼嚴重的事,但日復一日規律上演的惡作劇,讓向來冷靜自持而為村民信賴的他,也忍不住緊皺眉頭。

他詢問過前任神父,對方說這間小...

[青手] Birthday

  跟同學折騰一下午,好不容易踏進家門的手嶋純太長吁口氣。大學慶祝生日的方法超乎想像,頭髮還殘留著未乾的刮鬍刀泡,鼻腔內可能也是。每個人都笑嘻嘻地拿著酒(還有不知哪弄來的威士忌!)要不是自己堅持不能喝太多,大概在太陽還沒下山的午後就醉成一坨爛泥。

  客廳沒有開燈。說是客廳,也就是玄關進來之後的小空間,只能勉強塞進米色小沙發和玻璃圓桌,青八木要畫大型作品時,他們還得一起把桌子挪開。雖然小,但也足夠他們一起賴在沙發上,就著落地窗灑入的日光或潤白色的燈,度過一個個屬於他們的日子。 點亮燈,隨手放下包包,拿起紙巾擦去頭髮上的白沫,他窩進柔軟的椅墊裡。小小的空間,抬眼掃視一圈就能看盡。

  空無一...

[青手] 夏日

今年的烈陽特別不留情面,火紅曬痕從手臂烙至裸露的雙腿,每次訓練結束,明明塗滿防曬乳的皮膚仍會痛得讓他們齜牙。確認每個人都拿到補給飲料跟冰毛巾後,他才旋開瓶蓋,大口灌入。乾渴的喉嚨被還算涼爽的液體浸潤撫慰,順便拉回一點恍惚的神智。明亮刺眼的白日,讓仰頭的他瞇起雙眼。汗珠滑落眼睫。


冰涼的毛巾蓋上。


他用手抓住毛巾,因明晃日光產生殘像的眼睛眨了好幾下,才看到光裡的他。汗水浸濕的金髮後撥,露出少見的前額和玻璃珠般的藍色雙瞳。他彷彿聽到風鈴搖動的清脆響聲。


「謝啦,青八木。你也辛苦了。」讀出對方眼神中的意思,他露齒而笑。發給每個人毛巾,獨獨漏了自己...

今天是個好日子!
所有CP都來結婚吧!!!

1 / 3

© Sw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