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k

部落格外的集散地。
常用的名字跟這裡不一樣喔

今天是個好日子!
所有CP都來結婚吧!!!

First

生日的那一刻,他通常會關掉手機。

0:00傳來的訊息紛亂吵雜,早就在床上平躺的他無法好好閱讀,手指頭也沉重到連最簡單的笑臉都發不出去。比起硬撐精神回覆,他寧願在這刻闔上雙眼,把時間留給新一歲的自己,並且期待場好夢。

於是早晨,當陽光灑落,他邊刷牙邊打開封印整晚的手機時,最上面的一條總是他的簡訊。

[生日快樂,一!  ] 以這樣開頭,署名純太的簡訊在清晨送達,不知為何總比他起床的時間早上幾分鐘。

而他滿是泡沫的嘴,會因此彎起今天第一個笑容。

#青八木一  #手嶋純太 #青八木生日快樂

[青手] 聖誕

●警察paro (不合現實制度處請見諒)
●各種OOC和捏造
●靈感和梗感謝Log

  「我說手嶋先生,你明白嗎?」皺紋滿滿的臉突然湊近,讓黑髮青年眨了下眼。
  「是常來吃飯的小花醬不見了吧?」溫和的語調和笑容,跟一小時前一樣。
  「對呀,小花醬真的是特別瘦弱的貓咪,他三天沒來吃飯,會不會倒在哪個角落。」眉頭因為憂慮糾結,手也在桌上擰成一團。

  他知道的,一小時前就知道了,但是……
  「真知子婆婆,再跟你確認一次,小花醬是貓嗎?」

  再三保證會幫忙尋找白毛黑點的小狗後,真知子婆婆才邁開細碎的步伐離去。

  他摘下眼鏡,閉上雙眼。按摩眼眶的指節有層薄繭,但如今加厚的是中指內側,因握筆而生的硬皮。最後一次...

甜食

他不是特別喜歡甜點。

擠滿鮮奶油的蛋糕、蓬鬆柔軟的泡芙、沾裹黃豆粉的蕨餅,以及五彩繽紛的金平糖,這些甘美精緻的食物,對他來說,還不如一碗熱騰騰的拉麵具吸引力。

但當那雙如黑檀一般的眼,帶著惡作劇的笑意,和一絲淺淺的羞澀。他突然覺得他叼著的那支覆蓋巧克力的餅乾棒,是世界上他最想吃的食物。

[.....一...!] 他的驚呼,被他帶上嚙咬的長吻,咬碎成斷斷續續的呻吟。

拜訪

他已經超過24個小時沒有進食,卻沒有半點食慾。

有跟的皮鞋在略傾斜的柏油路上敲打出聲,西裝褲摩挲著繃直的腿。他抿著薄薄的唇,壓抑翻攪的胃液,或是前晚殘存的黑咖啡。

熨燙過的襯衫因為一天的疲勞略起皺,鉛灰色外套披掛在手臂上,壓出晚秋難得的熱度。明明起了哆嗦,但他沒有套上。他需要些什麼,讓他的眼眶冷卻。

轉身離開的念頭,隨著他每個步伐一分分濃烈。
但他知道,他沒有任何理由再退縮。

加班用過了,出差用過了,回老家用過了,甚至連不存在的喪禮也成為琳瑯滿目的藉口之一。再不出現,他可能無法面對那雙眼睛。

但他實在不想。

他想要保護那點火苗。

輕輕搖了下頭,右手攢成拳再放鬆,這樣的自己實在太可恥...

[青手-雨中]

    不知何時,他已站在雨中。


  細細疏疏的雨滴落下,在黑髮染上點點水光。眨眨眼,他看見手上戴著的手套殘破不堪,掌心撕裂開一條醜惡的縫,歪歪扭扭延伸至虎口,大大的「必」被泥土蹭得模糊不清。試圖拍掉砂土,邊想著回家要好好縫補,一抬頭,卻看見臥在柏油路上的兩個人影。一白一藍的車衣,他再熟悉不過。


  雨突然凌厲成打在身上陣陣刺痛的滂沱。




  手嶋純太自夢中醒來。
 
  自從恢復訓練以來,有一陣子沒做過這樣的夢了。
 
  喝了口水,安撫紊亂的心跳,他撥開前額的髮絲,深吸口氣。...

颱風天

只來得及把手上的東西放下,下秒她已倒在床的懷裡。

顧不得臉上殘妝,她將頭埋進淡藍枕頭,狠命地蹭著。
[好累.....]半晌才悶悶擠出一聲抱怨。

颱風前夕硬被留下來加班,似乎是每個上班族的宿命。深夜離開的時候,她還見到別部門的同事急匆匆趕往下個現場,臉色一個比一個憔悴,不禁在心中咒罵無良老闆一萬次。

回家路上只剩冷白色的街燈,鞋跟喀啦喀啦敲在地面的聲音,清晰到讓人心酸。巷子口麵店早就關了,只能隨便買個打折的便當,附贈店員睡眼惺忪的呵欠。等店員慢吞吞找零的時候,她不禁問起自己為什麼在這裡。

[啊,想換工作...] 第兩百五十二次的喃喃自語。

在床上翻滾了一陣,她才勉強把自己拔起來,到浴室卸...

彼一日

又到了這一天。

搔搔臉,抬頭看向刺眼的日光。幸好今天是個熱天,那些愛嚼舌根的大人,汗如雨下總能讓他們節省幾個字。整了整衣襟,縱然不大情願,他還是乖乖跟上前面的隊伍。

公園裡搭起水藍色的塑膠棚,棚下是一排排白椅子。前面兩排貼上名條,他有點興趣地一個個看過去。 這個去年有來,這個無,啊這個,生得很英俊。才看一半,就被老師喊過去坐好。他有點不好意思地坐到老師們中間,溫文儒雅的教授拍拍他的腿,笑得像爸爸一樣。

漂亮的主持人走了進來,接著是一團人簇擁著中間的幾位,吵吵嚷嚷地坐到那兩排椅子上。等寒暄告一段落,主持人才用甜美的聲音宣布開始。

一開始正經八百端坐的他,聽沒多久,就轉著眼睛四處張望。跟明...

[青手]蜜語

  「手嶋同學,你覺得小蒼的新髮型怎麼樣?」突然被拍了下肩,轉頭看見佐藤跟哭喪著臉的鈴木。就算是他,也看得出來鈴木的設計師刀法太過豪邁。鈴木大大的眼睛有點紅,微癟嘴,滿臉在意。
  「有點像那個人氣模特兒的髮型呢,不是很可愛嗎?」不過他笑著說。
  鈴木眨眨眼。「真的嗎?不會太短?」撥著額前的髮絲。 
  「做點新嘗試不錯啊,眉上瀏海很清爽。」或許是被他的微笑說服,鈴木跟著露出有點害羞的笑容,佐藤悄悄對他眨眼。

  「你真的很會說話欸,情聖手嶋。」兩個女孩嘰嘰喳喳走遠後,隔壁桌的山田一臉曖昧地架了他拐子。

   「反正都剪了,讓她開心一點也好啊。我是喜歡你的唷,山田君。」嘴上不饒人的...

"啊,是貓。” 一腳落地的他,看向腳邊的毛球。
幸好他剛剛悠閒的速度不比走路快多少,才能及時在小傢伙竄出來的時候按下煞車。  

差點讓他們倆掛彩的牠,卻毫不在乎地開始在他腳邊繞圈,配上楚楚可憐的喵嗚。被蹭來蹭去的腳抽不開,於是他用另隻腳停穩自行車,再跨過車身蹲下來。

看起來還年幼的小貓,烏黑的毛色油亮光潤,踩在紅磚路上的白色腳掌異常乾淨,不像是流浪的野貓。他伸出手,輕輕撫著牠的背,一邊張望附近有沒有心急的主人。 但今天異常安靜,半個人都沒有。貓咪還在叫著,濕潤的雙眼時不時往上看,莫名地,讓他想起有著同樣髮色的他。  也是摸...

1 / 2

© Sw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