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k

部落格外的集散地。
常用的名字跟這裡不一樣喔

[青手] Birthday

  跟同學折騰一下午,好不容易踏進家門的手嶋純太長吁口氣。大學慶祝生日的方法超乎想像,頭髮還殘留著未乾的刮鬍刀泡,鼻腔內可能也是。每個人都笑嘻嘻地拿著酒(還有不知哪弄來的威士忌!)要不是自己堅持不能喝太多,大概在太陽還沒下山的午後就醉成一坨爛泥。

  客廳沒有開燈。說是客廳,也就是玄關進來之後的小空間,只能勉強塞進米色小沙發和玻璃圓桌,青八木要畫大型作品時,他們還得一起把桌子挪開。雖然小,但也足夠他們一起賴在沙發上,就著落地窗灑入的日光或潤白色的燈,度過一個個屬於他們的日子。 點亮燈,隨手放下包包,拿起紙巾擦去頭髮上的白沫,他窩進柔軟的椅墊裡。小小的空間,抬眼掃視一圈就能看盡。

  空無一人。
  青八木不在家。

  說起來,這是第一個沒有他的生日。

  高一以來,每年熱鬧的人群裡,總有那雙澄亮如鹿的眼。第一次是班上的慶祝,炸響的拉炮讓他從位子上彈起來,邊說太過分了邊鉗住帶頭作亂的山田,眼角餘光看到也拿著拉砲的褐髮少年露出微笑。第二次是社團的慶生,學長們故意告訴他錯誤的集合時間,被板起臉的金城訓斥一番的他,向青八木投去求助眼神,對方卻忍不住目光閃爍,才發現事有蹊蹺。第三次是同學跟社團的連番洗禮,最後,以青八木的吻作結。

  今年,青八木在床頭放了禮物,是他朝思暮想的某家咖啡廳餐劵,附上的短箋畫有小小青八木,代替去教學參訪的本尊。從口袋掏出早上匆忙帶走的小紙片,表示慌張的汗水和小人臉上的表情,讓他勾起微笑,完全是青八木急著解釋什麼的模樣。手指撫過深藍帶銀的生日快樂。他還記得那天青八木收到這罐墨水時,瞬間亮起的眼神。隔天早上他收到了用墨水勾勒出的自己,還有旁邊略為歪斜的鋼筆字:純太的顏色。不知道他練了多久,才寫成現在眼前漂亮飄逸的字跡。

  他從包包裡拿出手機,亮白的螢幕上沒有任何來自他的未讀訊息。

  打開電視,輪轉幾遍頻道,回了數封祝福簡訊,他才把自己從沙發上拔起,走到廚房準備晚餐。下午灌入的酒還沉甸甸地壓在腹中,沒什麼胃口,打算拿出冰箱裡昨夜的剩菜果腹,門鈴卻剛好響起。大概是隔壁的傳閱版吧,記得大概都是這個時候拿來,他擦乾雙手,走到玄關。

  「生日快樂,純太。」門外卻是理當在另一個縣市的他。

  他愣在門口。
  震驚的時間太長,讓金髮少年露出如卡片上一般侷促的表情,他才眨了眨眼。

  「青八木太壞了!」往他胸口搥去一拳,但大大的笑容完全無法遮掩。相比自己隨便從衣櫃深處撈出的牛仔外套, 對方特意打扮過。深棕長外套搭米色棉質上衣跟蒼藍內襯,長瀏海梳開到兩旁,後面紮起小馬尾,根本是哪裡來的偶像。沒有遮蔽的墨黑眼珠直直望向他,嘴角因為他的話淺淺彎起。太可怕了這個人,手嶋純太的心臟被咻咻射來的箭穿過,太壞了一。

  「我跟教授說要幫很重要的人過生日,所以提早回來了。」他瞇起眼睛,笑成他最喜歡的樣子。

  嗚呃,被箭穿過的心臟鼓譟不止。

  接過對方提著的大蛋糕,他轉進廚房準備盤子和茶。蛋糕盒的尺寸一看就知道不適合兩個人單獨吃,於是他向門口瞥去。「沒有人要來了。」正在餐桌對面的牆上掛起彩色吊飾的他,在他還沒開口前就回答。回應「知道啦。」之後,他打開純白壓印花邊的紙盒。塗滿鮮奶油的兩層蛋糕上,裝點各式他愛吃的水果,金黃色的飽滿星星們立在最頂部,側邊的黑巧克力薄片上,是青八木寫上的:生日快樂,純太。月亮和星星依偎在旁。客廳的人偷偷轉頭觀察他表情的小動作沒被他忽略,眼神碰上,青八木的笑容有點羞澀。

  「田所學長教我做的,可能沒有很好吃。」

  青八木一,你真是......!
  手嶋純太不知道怎麼更愛這個人。

  大蛋糕放上餐桌,剛沏好的茶冒出熱氣。坐定以後,他幫他們各自切了一大塊蛋糕。
比外表清爽許多的鮮奶油入口即化,微甜的綿密蛋糕配上略酸的水果,美味的程度大概跟他想吃的那家咖啡廳不相上下。他認真地稱讚,連吃好幾大口。等兩個人都吃光盤中的那塊後,青八木拿出放在桌下的提袋。

  「禮物不是送過了嗎?」這麼說著,還是打開裡面的紙盒。

  躺在黑絨布上的,是米白錶面,深棕皮革腕帶的手錶。是他之前曾經想過要買,但因為種種因素錯過的錶。

  青八木伸手拿起錶,套上他的手腕,指尖溫柔摩娑,食指上的金色戒指閃爍光芒。

  
  「純太,生日快樂。」
  
  而他讀懂了所有沒說出口的祝福。

*****
純太生日快樂QQ
梗都來自官方手遊的純太生日,青八木限定抽

评论(2)
热度(13)
  1. 来来我是一只南瓜Swk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Sw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