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k

部落格外的集散地。
常用的名字跟這裡不一樣喔

[青手] 聖誕

●警察paro (不合現實制度處請見諒)
●各種OOC和捏造
●靈感和梗感謝Log

  「我說手嶋先生,你明白嗎?」皺紋滿滿的臉突然湊近,讓黑髮青年眨了下眼。
  「是常來吃飯的小花醬不見了吧?」溫和的語調和笑容,跟一小時前一樣。
  「對呀,小花醬真的是特別瘦弱的貓咪,他三天沒來吃飯,會不會倒在哪個角落。」眉頭因為憂慮糾結,手也在桌上擰成一團。

  他知道的,一小時前就知道了,但是……
  「真知子婆婆,再跟你確認一次,小花醬是貓嗎?」


  再三保證會幫忙尋找白毛黑點的小狗後,真知子婆婆才邁開細碎的步伐離去。

  他摘下眼鏡,閉上雙眼。按摩眼眶的指節有層薄繭,但如今加厚的是中指內側,因握筆而生的硬皮。最後一次握槍,大概是結訓的時候。最後一次握住車把,則是更久之前。
  卷曲的半長髮,在入校的那天剪去。而在第十次笑著道歉後,他戴上眼鏡。
  手指壓過眼下淤積的烏黑,大概又會被無聲責罵了吧,他想。

  嘴角抿起自己都沒發現的笑。


*

  「歡迎回來。」最後一個字剛說完,他就被擁進懷裡。煙草和新鞣皮革的味道盈滿鼻腔,是他送的香水。當初不該選這麼煽情的味道的,被香氣包裹的腦袋開始暈眩,每天在他身邊的傢伙們也聞到了吧。
  緊抱住他的手臂鬆開,他看著眼前端正好看的臉,染成黑栗色的短髮,修剪過的瀏海許久未曾掩住右臉,讓那雙如湖般澄澈的眼睛毫無遮蔽。隨著訓練和出勤次數厚實的肩及修長筆挺的身姿,在他們成為社會人後,他才知道這樣的他多受歡迎。
  他遞去的眼神似乎太過明顯,對面那雙黑檀色的眼因笑意而微微瞇起。
  「只有回家的時候才用。」邊說邊替他拉高圍巾,手指不經意撫上臉頰,大拇指擦過唇角,多停留了幾秒。
  半張臉被柔軟毛料掩蓋的他,覺得不擦香水也已經足夠撩撥。

  「吃炸雞可以吧?」撇開眼神以防止稍稍提高熱度的耳根更為艷紅。
  「可以。」回話的笑意鮮明到他忍不住用手上的傘戳去。


  他們並肩走在人潮擁擠的商店街。鵝黃色街燈和沿路都是的紅綠裝飾,讓節慶氣氛濃烈起來。
  「真的是聖誕節呢。」他不禁開口。
  注意到他的視線,他笑著解釋。
  「那件事早就沒關係了,犯人是你追到的,成為巡查部長的一很帥氣呢。」
  「是純太告訴我該往哪裡追的,而且要不是我……」眼神黯淡下來,嘴唇抿成直線。明明被同僚和犯人冷面冷面地叫著,卻會對他露出這樣的表情。這是犯規哪。不管心中的騷動,他拉住因為愧疚加快腳步的他,望進他眼底。

  「一。」


  「還記得我們高中的Team Two吧,一個人不行,但兩個人就可以。」


  所以不是我犧牲而成就你,而是因為有你,我們才能站上原本遙不可及的山巔。


  手被悄悄握進溫度偏高的掌心,虎口的繭讓他有些發癢。掙扎了下,卻被握得更緊。

  「謝謝你,純太。」較初識時低沉的嗓音,說出他聽過無數次的句子。但是每一次,都像是那年他邊抹去淚水邊拍紅手掌的時候,他從頒獎台上對他喊出的謝謝一般。當年腿上的傷,現在眼下的陰影,都隨著這句話消失。


  「謝謝你,一。」他露齒而笑。

评论
热度(15)

© Sw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