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k

部落格外的集散地。
常用的名字跟這裡不一樣喔

颱風天

只來得及把手上的東西放下,下秒她已倒在床的懷裡。

顧不得臉上殘妝,她將頭埋進淡藍枕頭,狠命地蹭著。
[好累.....]半晌才悶悶擠出一聲抱怨。

颱風前夕硬被留下來加班,似乎是每個上班族的宿命。深夜離開的時候,她還見到別部門的同事急匆匆趕往下個現場,臉色一個比一個憔悴,不禁在心中咒罵無良老闆一萬次。

回家路上只剩冷白色的街燈,鞋跟喀啦喀啦敲在地面的聲音,清晰到讓人心酸。巷子口麵店早就關了,只能隨便買個打折的便當,附贈店員睡眼惺忪的呵欠。等店員慢吞吞找零的時候,她不禁問起自己為什麼在這裡。

[啊,想換工作...] 第兩百五十二次的喃喃自語。

在床上翻滾了一陣,她才勉強把自己拔起來,到浴室卸妝。

洗完臉,抬起頭。鏡子裡的臉孔有點陌生,大概是因為烏青彷彿煙燻妝的黑眼圈,和沒有好好睡覺而偏黃的膚色。

以及那雙佈滿血絲的混濁眼睛。

[要是半夜看到會嚇到吧。]轉動眼珠的她竟然覺得有點好笑。以前她的眼睛常被稱讚,略透明的瞳孔顏色和清澈的眼神,眨巴一下更顯水潤,連總是虧她的好友們也承認她的眼睛是她全身上下最純粹的地方。(怎麼好像不是稱讚?)

不知道下次見面他們說什麼呢?大概是[你整組壞光光了啦哈哈哈!] 想起他們,嘴角真的揚起一點笑意。

真的太久沒見了。

弄了老半天才在食物前掰開筷子的她,毫不意外送進口裡的米飯微涼,但還是心懷感激地吞下,試圖安撫咕嚕作響的胃。一邊滑開手機,找尋新聞。

妝容完美的主播在花花綠綠的螢幕前,笑出眼角的魚尾紋。

[明天宣布停班停課的縣市有: 台北市、新北市、......]

她越聽,眉頭越緊,直到最後終於垮下臉來。

天啊不會吧。

她開始想關掉手機,逃避現實。

但來不及了。

[嗡嗡嗡,嗡嗡嗡,嗡嗡嗡]下意識地接起電話。

[喂,老闆說晚點要來上班喔,你英文最好,明天就靠你了。] 同事要死不活地送來她最不想聽到的消息。

她想立刻把手機摔到牆上,或是沖進馬桶,或是直接吞進肚子裡。

電話那頭的人試圖給予彼此一點安慰,努力喋喋不休:[ 聽說派來的是皮膚黝黑的帥哥喔,肌肉帥哥.......]但她早就聽不下去,認命地詢問集合時間。

估算了下時間,她得在半小時內出門。

她此刻此刻只想幹掉老闆,或幹掉老闆再幹掉自己。

罵罵咧咧地把她知道的所有髒話講過一遍,她才急忙吃完晚飯和跑去沖澡,接著換上衣服,重新化好妝。勉強對鏡練習幾個笑容後,她嘆口氣,抓起放下不久的皮包。

關上房門,走下階梯,打開鐵門。

然後她揚起墨藍閃爍銀色光點的風衣,鞋跟一蹬,消失在空氣中。






[請民眾注意,今晚到明天白天將是風雨最強的時候,請待在室內,注意安全......]





评论

© Sw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