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k

部落格外的集散地。
常用的名字跟這裡不一樣喔

彼一日

又到了這一天。

搔搔臉,抬頭看向刺眼的日光。幸好今天是個熱天,那些愛嚼舌根的大人,汗如雨下總能讓他們節省幾個字。整了整衣襟,縱然不大情願,他還是乖乖跟上前面的隊伍。

公園裡搭起水藍色的塑膠棚,棚下是一排排白椅子。前面兩排貼上名條,他有點興趣地一個個看過去。 這個去年有來,這個無,啊這個,生得很英俊。才看一半,就被老師喊過去坐好。他有點不好意思地坐到老師們中間,溫文儒雅的教授拍拍他的腿,笑得像爸爸一樣。

漂亮的主持人走了進來,接著是一團人簇擁著中間的幾位,吵吵嚷嚷地坐到那兩排椅子上。等寒暄告一段落,主持人才用甜美的聲音宣布開始。

一開始正經八百端坐的他,聽沒多久,就轉著眼睛四處張望。跟明星一樣美麗的主持人,躲到棚子的角落,滑起手機。台下的人低聲閒聊,一方方亮起的螢幕毫不遮掩。果然大家都沒什麼興致。如果是找那位蔣先生的話,一定每個人都聽得眼睛發直,忘記吞口水。他忍不住打了個哈欠。

等到稀稀落落的掌聲送走最後一個致詞人,他才直起身子。身邊的人們輕聲騷動起來。

因為他們來了。

蜷曲手指緊握青綠的花莖,純白的百合花映著他們滿佈皺紋的臉。 主持人的聲音唸出名字,滿頭白髮的他們,用顫抖的步伐走上台。

他看著這些老人,紅了眼眶。

[幸好今年也來了。] 坐在他前方,跟他年紀差無幾歲的學生壓低聲音,鬆了口氣。 是啊,幸好今年他們還是硬朗。旁邊的老師脫下眼鏡,擦擦濕潤的眼角。

音樂響起。是望春風。

台上的人們舉起百合花,台下的人們從學生手中接過同樣的花枝。淡淡的香氣和溫柔的歌聲,緩緩傳開。他也跟著開口唱起。

”獨夜無伴守燈下”

透過麥克風傳來的蒼老聲音,有些發顫,不過還是努力地在淚水之間唱著。

”清風對面吹”

明豔的春日裡,此時竟真的吹來一陣涼風。 風拂過主持人的裙襬,百合花瓣,和老人們眼角的淚水。

他和台上的一位老人對上眼。那眉角,猶原是他阿兄的長相。

都這麼多年了,謝謝你們還在。

他在心裡低低道謝。然後跟著老師們,再度吹起一陣清風。

明年再來,也是不壞。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© Sw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