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k

部落格外的集散地。
常用的名字跟這裡不一樣喔

[青手]二百二十日‧轉

●年齡操作(青八木年上)


他第一次注意到他,是某個擦肩而過的瞬間,久違的風速讓他轉頭,看見一抹白色的背影唰地遠離。空氣中的餘音使他想起許久之前的騎行,與血液中流竄的興奮呼應的夏季高溫,超越對手時迎面而來的風壓。拂開蓋住眼睛的髮絲,握慣畫筆的手,長出了不同於當時的繭。他繼續往前邁開步伐,只是抬起的時候彷彿被什麼輕輕牽制。

走到定點後,舉起相機對來時的方向按下快門,他喜歡這裡蜿蜒的道路。再次瞄準前方,稍微往下偏,方框裡竟出現剛剛的白色車衣。拉長的鏡頭將汗濕捲髮下,因為痛苦而皺成一團的稚氣臉孔清晰捕捉,與之相對的,卻是一雙毫不動搖的眼神,穿過鏡頭,穿過他。他的心臟沉沉落下一拍,血液啵啵起泡。 

於是他忍不住看著少年在熱氣蒸騰的柏油路上,一遍又一遍來回騎行。直到他消失在彎曲道路的盡頭,才眨眨眼睛。那天,他的相機裡只有一張照片。 


之後他只要來到這裡,就能看到他。

黑髮的少年不論風雨,持續著同樣的練習。偶爾穿著的制服讓他認出了他的學校,更偶爾出現的同伴讓他知道他是自行車社團的成員。當拿到寫有那間學校名字的比賽傳單後,他在行事曆上畫下記號。


看著他最後的衝刺,那毫不保留的竭盡全力,他幾乎壓不住瘋狂鼓動的心臟,手在反應之前就拿起相機。

 

當那雙燦亮的眼睛越過眾人看向他時,原本躁動的心臟卻立刻停拍。 

不大敏感的他,也知道這是什麼。


於是他邁開步伐。

 

少年的名字是手嶋純太,他慶幸是在這樣的年紀遇見他。如果是與他同歲的自己,想必會因為這雙眼睛而說不出話吧。努力地笑,努力地留下聯絡方式,青八木一覺得連出席個展都沒有這麼拚命。

但是他想要更了解他。

還有那雙吹燃自己幾乎遺忘的激動的眼睛。

 

「我的生日嗎?是九月十一日喔。」某個午後,手嶋君這麼說道。一邊記下一邊覺得熟悉,直到回到家裡,才想起之前到稻田寫生的時候,佝僂著背的爺爺說過,立春過後兩百二十日的這一天,大風吹起,偃盡將要成熟的金黃稻實。

 

手嶋純太對於青八木一而言,正是強風。吹起的不再僅是對騎行的想念,還有對手嶋君的,對純太的,異樣燃燒的大火。

 

就在他放膽想跨入暴風之中時,少年卻斷了聯繫。

 

 

被純太已讀無視的頭幾天,他每次吸入空氣,都會勾起細微的酸楚。他開始明白朋友們在每個喝醉的夜晚,用盡浮誇詞句形容的失落。直到第六天,被破門而入的畫商朋友大力搖肩喝斥,他才支離破碎地拼湊著自己的心情。

 

從來都是和髮色一樣張狂的朋友二話不說搬來畫布。

「比起說,你還是用畫的吧。」

於是他抓起畫筆。

 

 

十四天後,他用有點顫抖的指尖按下熟悉的號碼。

留下有點強硬的話語,厚臉皮地直奔他家,短短半天內他下了數不清多少個衝動決定,直到站在公園裡,他才恍然回神。

 

看到那個人從遠方走來,腦袋開始發脹,抓住畫框的手微微冒汗。但是血液歡快地奔騰著。

 


深吸一口氣,他決定這次由他將他捲入風中。

评论
热度(13)

© Sw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