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k

部落格外的集散地。
常用的名字跟這裡不一樣喔

[青手]二百二十日

●年齡操作(青八木年上)



第一次注意到他,是某次比賽衝過終點時,一閃而逝的光芒和驚呼。不偏不倚,恰恰是他壓過終點線的剎那。這是個小比賽,大部分的觀眾早就圍到已經產生的冠軍集團旁,只剩下零散的掌聲,那聲驚呼特別刺耳。等到喘過氣,他抬起頭,皺著不甘的眉,對上還舉著相機,嘴巴微張的他。明明一頭扎眼金髮的男人,卻有著意外靦腆的表情。

被冒犯的怒氣消了不少。

等到教練檢討完,解散大家後,他的肩膀被輕拍了下。

是剛剛那個人。

 

「你好,我姓青八木,這是名片,剛剛很抱歉,希望沒有干擾到你。」雙手奉上名片,略低的嗓音很順耳。

「別這麼說,我是因為輸了比賽失落。」連忙接過名片,被這麼鄭重其事地道歉,突然有些不好意思。「我姓手嶋。不過,想請問青八木先生剛才……」

青八木露出有點害羞的表情。

「因為手嶋先生最後的衝刺讓我很感動,所以拍了照片。」雖然臉頰微紅,還是舉起掛在頸上的相機,按開畫面。

螢幕裡是他拉直身子、咬緊牙根的衝刺模樣。最後一百公尺時,他的雙腿幾乎失去知覺,肺臟被狠狠擠壓到無法容納任何空氣,腦中只剩下『終點!』的吶喊。

「看起來很不帥氣啊,青八木先生怎麼會想拍呢?」邊檢視照片,邊笑出聲來。鏡頭裡的自己十分狼狽,面目猙獰。

「因為你努力到了最後一刻。」沒想到青八木一臉認真地回答。

「後半名次的選手或多或少有些鬆懈,只有手嶋先生,到終點前都燃燒著鬥志。我覺得那樣的姿態,非常厲害。」毫無停頓地說完一大串,讓被稱讚的少年紅了耳根。

「被這麼說真不好意思。因為我知道自己資質一般,只有努力還能拿來說嘴。」搔著捲髮掩飾害羞。

「手嶋先生的努力很耀眼。」不假思索的稱讚,湛藍雙眼直望進他眼底。

什麼大人的餘裕啊,手嶋這次連臉都泛上紅暈。


交換聯絡方式的兩人開始聊天。像大學生的青八木已經三十歲後半,是職業畫家,曾在自己嚮往的高中聯賽中得過好成績。「手嶋君升上高中後也可以的。」青八木這樣回應他的欽佩。在更之後,手嶋的每場比賽,青八木總會出現。賽後除了照片,還會給手嶋看速寫。

「青八木先生真的好厲害啊。」翻著厚厚的速寫本,手嶋一邊讚嘆。鉛筆線條明快地勾勒出各個選手的騎姿,連平凡的自己都被畫得非常帥氣。

「我還差得很遠,想要把手嶋君畫得更加閃閃發亮。」青八木的回覆讓手嶋心跳漏了一拍。

 

夏季的熱浪襲來時,他們開始在比賽之外的時間見面,聊的話題從自行車拓及到各自的生活。青八木的話語很簡短,但手嶋總能明白他的想法。

「手嶋君都知道我的意思。」青八木在被正中心聲時會露出好看的淺笑,而手嶋不由自主地跟著勾起嘴角。而後是無意識地用眼神追隨他的每個動作,以及日以繼夜的思念。

 

少年發現自己的心步向歪曲的方向。

於是在他們認識的第兩百日,開始拉開彼此的距離。

 

手嶋生日的當天,他接到了青八木的簡訊。

『手嶋君,今天能出來一下嗎?』看著信息,心跳無法抑制地加速,但還是發去了『晚點要跟朋友一起慶祝~改天好嗎?』的回應。

幾秒後,鈴聲響起。

『手嶋君,我現在在你家附近的公園。』久違的嗓音不慍不火,但是夾帶一絲強硬『下來一下好嗎?』


覺得再拒絕下去反而可疑的手嶋,只好答應。


遠遠就看到熟悉的高瘦身影,黑髮少年深吸口氣,在臉上堆起燦爛的笑容。

「呦,青八木先生,怎麼啦?等等要去有點遠的地方,可能沒辦法待久。」故作開朗,藏在外套口袋裡的手卻冒著汗。太久沒有見到他,現在心臟放肆地鼓譟著,幾乎衝出胸膛。


青八木只是把手上略大的畫布遞出。

 

手嶋將畫翻了過來。

 

他看見佇立在滿天星空中,燦爛笑容的自己。

身上是五角星圖案白色T恤,下巴略揚,無比自信的笑顏,黑色眼瞳裡鑲滿星光。張開的雙手旁暈開銀白光芒,環繞著各種色調的星辰。全身透著淡淡的光,在墨藍為基色的天幕上十分顯眼。

 

「手嶋君,生日快樂。」青八木漾開笑容,連眼角都微瞇起。接著用沾滿油彩的手指覆上抓著畫框的手。

 

「還有,我喜歡你。」
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Sw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