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k

部落格外的集散地。
常用的名字跟這裡不一樣喔

[鶴一期] 無邪氣

趴搭趴搭的腳步聲自長廊底端傳來,伴著孩子的嬉笑。習慣了弟弟們的活力充沛,但眼下手入房待著的是不喜吵雜的大俱利,聽到明顯輕哼的一期,先是向從房間探出頭來,帶著歉意的燭台切一笑,然後直起身子,打開拉門,站到廊上準備攔截精力充沛的搗蛋鬼。

聲音越來越大,他板起臉孔,抬起手臂。從腳步聲聽起來連五虎退的寵物虎都加入戰局,這群小傢伙最近過得太過歡騰,得好好教訓一下。抿起嘴角,想著等等第一句話該用怎樣的音調才足夠嚴厲。

 

沒想到撞入懷裡的是一片純白。

 

衝擊的力道讓他往後踉蹌,加上來人的重量,一不小心雙雙跌坐地板。麻痛從臀部一路上竄,他忍不住皺了下眉,眼前那張放大的燦爛笑顏瞬間融化成驚慌。

「很痛嗎?」闖禍的白髮男子伸手就要揉,他按下他的手。

「鶴丸殿下,不知道走廊上奔跑很危險嗎?」輕聲的提醒帶點無奈。難怪剛剛的腳步聲裡摻雜了重上許多的成人步伐。他知道鶴丸喜歡玩鬧,可是如果撞到身材嬌小的短刀,兩方都可能掛彩(想想三条家跟左文字家)。腦中浮現江雪手刃打傷小夜敵人時那修羅般的身姿,忍不住多唸幾句:「如果是短刀們被這樣一撞呢?您歷經了漫長的歲月,可為、不可為該分得清楚。」絮絮叨叨一陣,直到發現自己用了教訓孩子的口吻,才不好意思地停下。

鶴丸卻難得沒有嬉皮笑臉回應,只是垂下眼簾,長睫毛掩住金色眼瞳,微微顫動。他默默起身,將一期扶起,沒有順便摸過腰際或輕捏臀部,接著讓開身子,任吵吵鬧鬧的短刀跑向他。看到事發經過的弟弟們七嘴八舌地問道有沒有受傷,小手左一下右一下地摸。他一邊安撫被嚇了一跳的他們,一邊用眼角餘光看向角落的白色身影。沒有腆著臉湊過來一起道歉的鶴丸,很不尋常。

這時,手入房傳來更加明顯的「嘖!」一期連忙蹲下身對弟弟們比出噤聲的手勢,邊帶著他們出了長廊。約定好玩樂時要注意安全跟別太吵鬧,院子裡再次傳出熟悉的歡笑,他才回過頭,卻發現鶴丸已不在原地。

 


為自己沏了壺茶,坐在廊上看著跑來跑去的孩子們,一期帶著的淺笑卻有些雜質。十幾分鐘過去,沒有任何竊吻、驚嚇或摟抱。在心底對自己嘆了口氣,剛剛的語氣是不是太不尊重了?

 

他喜歡他玩樂的樣子。

銀白色的髮絲隨著蹦跳飄起,厚重和服也無阻他輕盈的步伐,明明一身顯眼的白,卻能夠將自己隱藏到最適合跳出來的時機。靈巧的手法、以假亂真的演技,跟誰都能鬧騰的興致。最喜歡的,就是他歛著燦爛日光的金黃眼瞳,因為盈滿笑意而更加閃耀的樣子。

一不注意,就會陷入那片光芒之中。

 

他向坐在院子樹蔭下的藥研點了點頭,請他幫忙照看,接著往鶴丸房間所在的方向走去。

 

他不希望因為自己,減損了他眼裡任何一點光彩。



端坐在拉門外,他有點忐忑不安。從來都是鶴丸一口一句「一期最好了」「一期別生氣」地求饒,被弄得臉頰微紅的他,在兩三句甜言後就會嘆口氣原諒。向鶴丸道歉,這是自他們互約廝守以來的第一次。

「鶴丸殿下,我是一期。」深呼吸後開口。

過了比平常略久的時間,拉門才緩緩打開。鶴丸露出笑容,弧度太過完美。

「一期,請進。」做出邀請的手勢。一期心中喀搭一聲。

兩人在坐墊上坐定,挺直腰桿的鶴丸坐在離一期適當距離的位置上,沒有多餘的舉動,帶著優雅的笑,靜靜等待一期開口。

「一期,有什麼事嗎?」等了一陣子後,帶著同樣莫名的笑容,鶴丸輕聲發問。不安程度上升到最高,一期終於忍不住。

「鶴丸殿下,您剛剛……有摔傷嗎?」小心翼翼地詢問。

「沒有喔,多謝關心。倒是你還好嗎?」謙和有禮地回應。

一期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,於是又陷入沉默。鶴丸也不催促,只是起身端來茶,輕放在兩人面前。茶香縈繞,是說過喜歡後,踏進他房裡總能聞到的氣味。但眼前人的動作,卻如最初相遇時拘謹。第二次見面開始,就不再出現的拘謹。

「……您是在生我的氣嗎?」一期終於意識到另個可能。這樣的態度,只有在鶴丸陪著審神者應付某些來客時才會出現,冷淡卻有禮,連指尖的動作都透著矜持。那些對坐的客人不是帶著諂媚至極的笑,就是揣著黑不見底的心。

除此之外,就是在一眾協差的鼓吹下,模仿長谷部對審神者報告時嚴肅的表情,但維持不了多久就會笑開至眼睛瞇起,附帶長谷部殺氣騰騰的怒吼。

但現在坐在房裡的只有他們,茶水已不再熱氣氤氳,鶴丸仍掛著那抹笑。他習慣了他純粹的笑顏,在眼底漾開的溫柔,以及午夜時分勾起烈焰的唇角。但他不習慣這個表情,於是他不禁害怕。

問完話的他幾乎低下頭,但沒有移開視線。

 

這句話的效果超乎預期。


偽裝瞬間煙消雲散,笑容垮成下撇的誇張表情,眼裡充滿委屈的鶴丸傾身向前,雙手一張,將一期緊緊摟進懷裡。蹭著水藍髮絲,聲音悶在頸間。

「我才以為你生氣了,剛剛的表情好可怕。」放軟的嗓音故意帶上哭腔,耳畔微熱的吐息讓一期有些發癢。心臟又開始跳動,他伸手回抱住他。

「怎麼會呢,只是擔心你不小心受傷罷了。」安撫似地輕拍他的背,換來越發收緊的擁抱。

「眉毛豎起來,嘴巴還抿得緊緊的。」不用看也知道他在模仿,一期一邊輕笑,一邊想起那時沒來得及卸下的怒顏。

「那是準備罵弟弟們的,顯而易見。您怎麼會不知道?」心情放鬆下來,就有餘力調侃。



「因為是一期,所以我變笨了。」

最後一句話融在他與他的唇間。


评论(4)
热度(33)

© Sw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