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k

部落格外的集散地。
常用的名字跟這裡不一樣喔
七夕快樂!
如果有興趣找我,請到:http://slashtw.space/home.php?mod=space&uid=5082&do=thread&view=me&from=space

[青手] Touch

 「抱歉,青八木,可以麻煩你一下嗎?」抬頭看見閉著一隻眼的手嶋,帶著抱歉的笑。他點點頭,接過淺綠塑膠瓶。今天沙塵飛揚,加上騎行的風速,他剛剛也點過藥水舒緩乾澀。「本來想自己點的,但怎麼都點不進去,麻煩你了。」緊閉的眼角有點液體,是嘗試失敗的痕跡,手嶋邊自嘲真是笨手笨腳,邊配合他微微蹲下。

  閉著的眼睛現在睜大,揉搓過的眼角泛紅,薄薄水光覆蓋眼球。另隻闔上的眼,因為緊張略微顫動,他第一次注意到手嶋的睫毛展開的形狀很好看。見過不少次在他們的計畫成功時,他瞇起單眼的自信表情,聰明的,冷靜的,手嶋純太。但他從未如此近距離注視他的可靠夥伴。毛巾未擦去的水滴凝在額角,在曬得黝黑的皮膚上閃閃發光,眉毛此刻放鬆成平緩的角度,因熱度發紅的鼻梁下,是習慣上揚的嘴唇,甚至近到能看清唇上新長的細小髭毛。

  他有些恍神。

  眨眨眼,伸出手指輕按住睜開那隻眼的眼眶,冰涼液體隨著擠壓,滴上裸露的眼球。透明藥水在黑白分明的球體上暈開,晶瑩的水光覆滿圓弧表面,眼皮抖動了下,但沒有太多抵抗。他有股衝動,想用指尖碰觸光滑濕潤、宛如水晶的眼珠。想將手指滑過倒映著自己的檀色眼瞳,和淡粉色的眼瞼,想知道總是看透他的這雙眼,摸起來會是如何柔軟。這個誇張的念頭讓他趕緊鬆手,受到刺激的眼睛自然閉攏,他的指腹卻搶先手嶋拿在手裡的衛生紙和混亂的腦袋一步,揩去眼角溢出的水分。

  「我有衛生紙啦。」手嶋笑著,綁起的黑髮下,耳朵淡淡紅起。

  染上紅暈的耳廓,引發新的妄想。

  「一,要出發了嗎?」 轉頭看見換好外出服的手嶋,他點點頭,拿起裝滿食物的提袋。窗外是半透明的薄藍,日光初現。今天和大家約好去賞櫻,住比較近的他們起了個大早,希望待會能佔到好位子。「啊抱歉,這個忘記放了。」這麼說著的手嶋抓過旁邊的紙杯串,湊近他手上的提袋。黑色髮絲拂過面頰,熟悉卻又帶點陌生的香氣撩刮鼻腔。他將鼻尖埋進散放的鬈髮裡,確定抹在耳後的香水是自己慣用的那款。
  「……剛才沒睡醒不小心拿錯了。」他還沒發問,就聽到有點心虛的答覆。

  伸手撥開頸間的髮,他輕蹭沾染柑橘氣味的肌膚,每日都能在手腕聞到的清爽,揉進新換的肥皂味和對方身上常駐的淺淡氣息,莫名熱辣起來。因為搔癢而出現的輕笑,添上最後一抹麝香。
  他吻上裸露的頸。

  細密的吻和牙齒囓咬出的淺紅印記,從脖子一路延伸至耳後,舌頭舐過早已通紅的耳垂,香氣因為上升的體溫濃郁起來。手掌探進未紮的襯衫,指尖延著微微起伏的背脊,緩緩往上,撫過光裸的背。曾經的空想早已落實成無數次摩娑,和無數個繾綣的吻。他熟悉他的每一吋。

  手嶋在他準備進行下一步前拉開距離。

  「要遲到了。」水色氤氳的眼睛瞇起,好位子不等人。於是他乖乖讓手離開對方的皮帶,用落在唇上的吻作結。手嶋抬手為他撥開額前的髮絲,手腕上的香氣淺淺飄散。他忍不住側過頭親吻,然後被輕捏臉頰。「青八木好─色─。」這麼笑著的手嶋,臉頰的酡紅又深了一些。沒有表示明明剛才做過更色的事,他背好提袋,並牽起他的手。

  十指交纏,帶薄繭的大拇指撫過指節的紋路。
  
  他淺淺地笑了起來。




×××××
謝謝朋友提供的關鍵字: 眼藥水、香水

评论(8)
热度(21)

© Sw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