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k

部落格外的集散地。
常用的名字跟這裡不一樣喔

要認證號碼了,不會再使用。如果有興趣找我,請到:http://slashtw.space/home.php?mod=space&uid=5082&do=thread&view=me&from=space

[青手] 誕生日

        將手上抱著的袋子放下,青八木一甩甩痠疼的手臂,從口袋掏出鑰匙。

  鼓脹的紙袋裡,是各式各樣美術用具。今天剛到學校的畫室,笑嘻嘻的直屬學長就塞給他一個空紙袋,在露出困惑表情的他面前,如同變魔術般掏出一支水彩筆,是他之前借來試用過,覺得順手但價位稍高的用具。

  「生日快樂,青八木。」把水彩筆放進袋內,學長笑容滿面。這只是開始。接下來的整個早晨,和他交情不錯的學長姐和同學,明明是不用到校的假日,卻相繼以各種理由經過畫室,在袋子裡放下些小東西。新款的水彩顏料、方便攜帶的速寫板、聽說很好用的軟橡皮等等,都是他慣用或想嘗試看看的品牌。一句句祝福隨物品落袋,他不知怎麼用言語形容,跟增加的內容物一起,逐漸充盈胸口的溫熱暖意,只能不停向每個人道謝。

  在系上第一個認識的朋友是最後到的,帶著寫滿祝福的卡片,靦腆表示是他的提議。
       「因為大家想送的禮物都不一樣,就變成這樣了。」朋友遞出生日卡片,咧嘴笑著。「是福袋喔。」

  伸手接過,青八木覺得自己收穫了全日本的福氣。

        打開門的他彎起嘴角,等不及要在室友回來後跟他分享。

  清脆的開鎖聲,迎來的卻是許久不見的笑容。
田所學長和鏑木一左一右,手裡的托盤上是滿滿的田所麵包人氣商品。酥脆外層的菠羅麵包、內餡豐富的甜麵包,到疊成高塔的特製三明治,香味四溢。

  「生日快樂!」朝氣十足的大喊跟著傳來,讓他忍不住露齒而笑。

  而他以為不在家的黑髮青年走在他們身後,端著生日蛋糕,對他眨眨眼。他笑瞇了眼,沒想到被純太用同樣的方式將上一軍。

        就連食量大的他也能吃上幾天的大量麵包被端進廚房,剩下的食物以蛋糕為中心,擺滿了不大的玻璃桌。四個人圍在桌旁,和克服網路不穩撥來的群組通話中的其他人,笑鬧唱完生日快樂歌。他在鼓譟中許下心願,然後吹熄蠟燭。蛋糕和食物的照片傳到群組,引來連串哀嚎的表情符號。身負交禮物重責的鏑木,直到小野田撥來視訊通話,才想到這件事,被營幕另端的少年唸了一陣。他們準備的是適合外出寫生的木製提箱,青八木提起早上正好收到美術用具。

      「青八木太幸運了吧!」從鼓鼓的紙袋拿出各種用品,鏑木大叫出聲。

        他自己也這麼覺得。

        暢快大聊了整個下午才將兩人送到車站,青八木正要踏上回家的路,卻被身旁的人帶進站內。遞去詢問的眼神,對方從大衣口袋掏出兩張門票,上面打印的黑色字體是他最近很想看的展覽會。他瞪大眼睛。

  「是鈴木跟我通風報信的。」因為他過於明顯的驚訝神情大笑出聲的手嶋,供出早上給他卡片的朋友的名字。展覽在兩個車站外的藝廊,難怪只是到不遠處送行,手嶋卻建議他圍上圍巾,自己也穿了禦寒的長大衣。展覽的開幕茶會是今天,畫家本人也會親臨,但他本來沒有打算在今天就去看展,因為想等純太回家一起慶祝生日。手嶋彷彿讀心般說出青八木的預訂行程,和他藉此安排的驚喜。

  「但鈴木沒跟我說今天早上會送你禮物,可惡。」精心的佈置卻慢了一步,手嶋假裝生氣,嚷嚷不要幫鈴木買說好的展覽手冊。青八木看著真的有些懊惱的純太,以為不能再更溫暖的心臟熱到發燙。

  「雖然不是第一個,還是要交給你。」從另個口袋拿出的是綠底帶星的包裝袋,袋口綁著小卡,寫著『以後也請多指教。』

  他抬頭,發現手嶋用手掩住因寒風而泛紅的鼻尖,還有因其他原因通紅的半張臉。

  忍不住微笑,然後被對方推著快拆禮物。包裝袋裡有個木盒,打開後,是一副他試過好幾次,卻覺得自己可能無法駕馭的眼鏡。淺金鏡框帶有溫潤的金屬光澤,鏡腳末端鏤空,形狀優美。

      「你戴起來很適合。」

  這麼說著的手嶋,伸手輕碰他的臉頰,戴在食指上的銀色戒指反射微光。夕陽下的眼,盛滿燦爛如正午日光的笑意。

  「一,生日快樂。」

         他擁有了整個宇宙的祝福。

=========
剛剛才發現這邊沒發到QQ 青八木生日快樂,梗都是官方限定抽 (沒梗的我) 這個生日是設定在手嶋之前的生日之後~

评论(4)
热度(14)

© Sw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