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k

部落格外的集散地。
常用的名字跟這裡不一樣喔
七夕快樂!
如果有興趣找我,請到:http://slashtw.space/home.php?mod=space&uid=5082&do=thread&view=me&from=space

Trick

神父最近很煩惱。

每天打開教堂大門,迎接他的是滿地樹葉。再三確認關上的窗,總會敞開離門最遠的一扇。他只能小心翼翼地不踩碎落葉,走到最底端闔上,途中還要彎腰撿起因風掉落的蠟燭。打掃完環境,翻開祭壇上的聖經,夾在書頁間標示講道進度的紙片總被移動位置到啟示錄第二十章。舉行彌撒的過程雖然平靜無事,但結束後總有教友抱怨老鼠猖獗,毛茸茸的東西竄過腳邊。夜晚吹熄蠟燭,窩在床上半夢半醒的他,常被輕敲窗戶的聲音弄醒,張開眼,卻只見灑進房內的柔白月光,緊閉的窗外空無一人。

說起來都不是什麼嚴重的事,但日復一日規律上演的惡作劇,讓向來冷靜自持而為村民信賴的他,也忍不住緊皺眉頭。

他詢問過前任神父,對方說這間小教堂連一縷動物的魂魄都沒有,這一年來他也未曾主持過葬禮,更遑論為早夭的孩子們祈禱。翻遍村長拿來的薄薄兩本村史,也沒有發現囚禁於此的怨靈。戴上老花眼鏡跟著翻看的村長,想了想,說從不記得有過類似的傳說。

但是騷擾明擺在眼前,雖然只是個不滿百人的小村莊,但這是他第一個教區,為了不造成其他人困擾,他決定找出原因。

萬聖節前夜,做好隔日彌撒的準備後,他在教堂門外順應風潮擺了幾顆南瓜。雖然教會不贊同,但他覺得穿上逗趣服裝的孩子們,敲開大門時閃閃發亮的眼睛很可愛,而且他喜歡每戶人家敞開家門,充滿笑聲,如慶典般的氣氛。他對路上飛奔而過的小鬼怪們揮手,稱讚前來敲門的巫婆和巫師裝扮搶眼,順便在每個舉高的提籃裡放進蘋果。直到孩子們的腳步聲逐漸遠走,門口燈火一盞盞熄滅,他才回房休息。但今天,他把隨身攜帶的十字架掛在教堂門把上,並且打開房間的窗戶。

「叩叩。」準時響起的輕敲聲。

他張開眼睛。

和窗外的他對上了眼。

在他抄起聖經之前,外面的傢伙反倒露出無比震驚的表情,轉身就要逃跑,但他搶先一步奔去,抓住離窗沿不遠的纖細手腕。玫瑰念珠纏上,快速唸誦經文,對方顫抖地像狂風颳過的樹葉,邊哀號邊跪倒在地,臉因痛苦仰起,他才發現是個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年輕面孔。於是他停下句子,手還是緊抓不放。

「惡魔啊,說出你的名字。」他循著記憶中的驅魔方式對眼前不斷啜泣的他說。對方烏黑的捲髮間,有一對彎曲的赤紅羊角,完全是典型惡魔的形象。他這才開始擔心。自己從沒學過驅魔,更不是正規的驅魔人,接下來該怎麼辦?

「說了名字是要被送回地獄嗎?」
還帶著哭音,但惡魔抬起頭,滿是淚水的臉上撐起無懼的微笑。不過還在顫抖的手和因為念珠發紅的皮膚出賣了他。能被這樣半調子的自己傷害,對方也是個半調子吧。他突然冒出這太過鬆懈的念頭。

「你的目的是什麼?」他努力回想驅魔步驟裡該問的問題。
「當然是帶你去好地方啊,神父。」邊吸鼻子還能試圖誘惑他,真是敬業。

他就著月光端詳了下眼前的他。除了頭上的角外,是個長相端正的男性,穿著略微花俏但正式的燕尾服(出身鄉村的他,只在進城宣誓任職時看過) 。其實很有禮貌呢。第二個鬆懈的念頭。

冬季冷風吹進涼意,只穿睡衣的他哆嗦了下。
「你先進來吧,外面好冷。」說著伸出另隻手準備扶對方進來。

惡魔瞪大檀紫色的眼。

「你在邀請我進來嗎?神父!」

「就當作是這樣吧。」被寒氣弄得打起哈欠,比起恐懼,現在佔據他內心的是濃烈的睡意。

念珠持續纏繞惡魔手上,另一邊繫在椅子的扶手。小房間裡沒有壁爐,他為他們泡了壺熱茶暖暖身(雖然他不確定惡魔需不需要)。 等把自己也裹進椅子上的厚重的毛毯裡,他才開口。

「不說名字,至少告訴我為什麼找上我吧。」
惡魔瞇起眼。
「先把這個解開。」略長的黑色指甲指向念珠。
「不行,你說完才解。」他回以可以耗上一整晚的表情。
惡魔嘆口氣。

惡魔說他出生以來都不擅長蠱惑人類,原本成年後就要選擇別種工作。(他對露出驚訝表情的神父揚起眉毛:你以為所有惡魔都只忙著拉攏人類嗎?) 但某天經過教堂,看到剛上任的神父,覺得這個金髮的傢伙應該很好欺負,所以決定把他當作最後一次嘗試。

「沒想到,你比我想像中厲害。」惡魔睨了睨手上的念珠。
神父每日的修行,比惡魔預期中還刻苦。貼身攜帶的十字架,因為如此,散發對惡魔而言異常危險的鵝黃光暈,所以他只能遠遠干擾,連自己都覺得窩囔。這次還被比十字架更不常使用的玫瑰念珠綑住手腕,惡魔只想把自己埋回地獄。

神父眨眨眼。他從來不認為自己厲害。比不上同期的研修生,他的成績只算勉強及格,才被派到這個沒人願意前往,離家鄉千里之遙的村落。他沒有怨言,畢竟他知道自己的能力。但是,被理當是敵人的對方如此稱讚,明知不應該,他還是不小心勾起嘴角。

「吶,神父,不然我們合作吧。分開來不行的話,一起就可以做到了。你把靈魂給我,我給予你想要的一切,假裝被你打敗,成就你的驅魔美名也可以。」看到他的笑容,惡魔跟著眨了下眼,反射火光的瞳孔裡滿是笑意,輕柔的嗓音撩刮耳膜。

「那當然是不行的吧。」神父雖然一時有些恍惚,但輕擺下頭,回答堅定。
「不過,你如果來的話,我可以分點食物給你。沒工作應該就沒飯吃吧?」他沒有漏看剛剛惡魔啜飲紅茶時亮起的雙眸,以及默默消失在利牙間的甜餅乾。
「我很忙的,親愛的神父。」惡魔毫不示弱。明明每天都有空來惡作劇,神父心想。「不過,偶爾來看你有沒有改變心意也可以。」惡魔彎起嘴角,原本蒼白的唇色因熱茶帶上一絲紅潤。神父不小心又失神了一瞬。


從那天起,小小的教堂多了一位信眾。

他不參加彌撒,也不進教堂,但是每當彌撒結束,他會對走出教堂的人群中,最後方的神父露出笑容。


「給我你的名字吧,神父。」

「先告訴我你的名字。」





****
其實本來是青手惡魔paro,但我越寫越覺得OOC,就先不在標題標了orz 如果文中跟宗教有關的部分有誤,拜託告訴我!(查資料比寫花更多時間,但感覺還是有錯QQ)
萬聖節快樂! (昨天是萬聖夜,今天是萬聖節!)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Sw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