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k

部落格外的集散地。
常用的名字跟這裡不一樣喔

[青手] 夏日

今年的烈陽特別不留情面,火紅曬痕從手臂烙至裸露的雙腿,每次訓練結束,明明塗滿防曬乳的皮膚仍會痛得讓他們齜牙。確認每個人都拿到補給飲料跟冰毛巾後,他才旋開瓶蓋,大口灌入。乾渴的喉嚨被還算涼爽的液體浸潤撫慰,順便拉回一點恍惚的神智。明亮刺眼的白日,讓仰頭的他瞇起雙眼。汗珠滑落眼睫。

 

冰涼的毛巾蓋上。

 

他用手抓住毛巾,因明晃日光產生殘像的眼睛眨了好幾下,才看到光裡的他。汗水浸濕的金髮後撥,露出少見的前額和玻璃珠般的藍色雙瞳。他彷彿聽到風鈴搖動的清脆響聲。

 

「謝啦,青八木。你也辛苦了。」讀出對方眼神中的意思,他露齒而笑。發給每個人毛巾,獨獨漏了自己的,好幾步遠的青八木能注意到,果然是T2的默契嗎?頭頂因為毛巾降溫不少,暈脹的腦袋平靜許多。青八木走向他,脫下手套的手將毛巾敷上他曬紅的臉。細軟的毛巾布擦去不停流下的汗水,視線前方是他拉開車衣拉鍊的胸口。水珠滑落因連續日曬黝黑到發亮的肌膚,和衣領遮蔽下略白的胸膛。不妙,他閉起眼。

 

說起來,之前第一次特訓的時候,也是青八木遞給自己毛巾的。

 

為了轉移注意力,他想起一年多前,被田所學長一人一罐水澆頭降溫之後,青八木邊搓揉溼答答的頭髮,邊交給他純白的大毛巾。笑著道謝的他,碰到了伸過來的手指,對方剛長出細繭的指尖,莫名讓心臟漏跳一拍,他不想用這種愛情漫畫才會出現的詞,但那時心跳就真的紊亂起來,跟他第一次上場比賽差不多,砰咚怦咚、砰咚怦咚,撞擊聲一下重過一下。但是那時飆起的是賽前的腎上腺素,這次則是無法形容的情緒。直到許久以後,他才為這個感受安上姓名。自己那個時候就是個變態了啊,他導出奇怪的結論。

 

柔軟的布料移開後,他睜開眼準備道謝,眼前卻是放大的藍色雙眸,近到隱形眼鏡的分界線清晰可辨。

 

「?」

還沒發出疑問,嘴唇就被吻上。停留的秒數比藏在平日的偷偷親吻更多了些。

 

濕潤的唇離開後,他正要抗議。

卻因為他玻璃般澄亮的眼珠裡,明朗的笑意,忘記了將要出口的那個字。

他再次瞇起眼。


评论(2)
热度(12)

© Swk | Powered by LOFTER